服务热线:400-888-8888 欢迎访问麦氏宗亲联谊会官方网站!
大将军麦铁杖

麦铁杖孤身探敌营,战京口张须陀显威

发布时间:2022-10-19 17:10:01

且说江南世家大族煽动民意,起兵反隋,这使得刚经历战乱的江南地区,又重新陷入了战争。这一日行军道总管史万岁坐在大帐中,与众将领商议准备渡过长江讨伐江南反叛的事宜。史万岁对着右边的斥候将军麦铁杖说道,我大军正预渡江,但又缺少敌军在对岸的部署情况。劳烦将军前去打探军情,好让我大军顺利渡江。

麦铁杖走出班列说道,元帅请放心。末将今夜趁夜色渡江,三日后定传来敌军消息。史万岁道,如此就有劳将军了,我大军已集结完毕,就静候将军佳音了。当晚麦铁杖孤身一人头戴蒿草,在夜色的掩护下不驾驶小船,而是游过长江前去刺探军情。

占据长江对岸京口重镇的是苏州豪强沈玄,江南地区自从东晋以来,世家大族凌驾于寒门庶族之上。真正左右朝堂的还是这些士族豪强,沈氏在苏州地位颇高。为了保住自家的利益,沈玄带头攻打隋朝在苏州设置的官府,占据了京口自立为帝。沈玄手下有一猛将,名叫朱聪,字莫问。朱聪武艺高强,手中一杆铁槊少有对手,仗着自己有那么一身好武艺,也干了一些不混蛋事。



朱聪早年间不满官府的压迫,杀死官员,成了通缉犯,屡次在官府的重重追捕中逃脱。沈玄见他武艺高强,随即将朱聪收留,朱聪为感沈玄的恩情,于是就做了沈玄的护院。沈玄起兵自立为帝后,任命朱聪为大都督,统领沈玄的兵马。叛军在江南搞出那么大的动静,隋军不可能不管不问的。加上前几日有探子来报,隋军在长江北岸集结,随时都有渡江的可能。朱聪在岸边加派重兵防守,以防隋军强行渡江。麦铁杖本就是做盗贼出身的,游过长江后,顺利地避开了叛军。

第二日清晨,麦铁杖找了个隐蔽的位置,悄悄的观察叛军的驻军情况。只见岸上旌旗密布,江中战船林立。麦铁杖从胸前掏出一个竹筒,从里面取出一张地图,把叛军的驻军清楚的标记好。麦铁杖心想,叛军看似兵强马壮,不知战力如何,我既然到了敌军腹地,何不前去军营察看一番。正所谓艺高人胆大,麦铁杖依仗自己身怀电光神行步的绝技。心里这样想到,也就决定了,吃了点干粮,就等夜幕降临了。

当晚月黑风高,坐在大帐之中的朱聪总感觉不安。朱聪叫来左右,传令下去,多安排人手巡逻,左右领命下去了。这时麦铁杖已经悄悄潜入军营,凭借着矫健的身法,居然在朱聪的大营中如入无人之境。当麦铁杖进入到中军大帐时,一个大胆的想法油然而生。我初到隋营,韩元帅是我的伯乐,如今把我安排在史万岁军中。我何不在今夜斩杀敌将,把敌将人头带回献给史元帅。

想到这里,麦铁杖笑了笑,如果在敌军大营中刺杀敌军元帅全身而退,这也算得是万军从中取敌将首级了。等我把敌将首级带回隋营,这还不得羞死张须陀啊。朱聪心里那种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,他预感到今晚必然有事发生。几次走出大帐视察,朱聪的第六感让他觉得敌军探子可能已经混入已经的军营了。

直到半夜时分,大小军官前来向朱聪汇报并无发现任何异常。朱聪一挥手,示意大家退下,坚守自己的岗位去了。随着朱聪大帐内的灯火熄灭,麦铁杖在暗处大约等了半柱香的时间。如风一般悄无声息的来到朱聪大帐,麦铁杖在黑暗中见那床榻之上似乎有人。抽出背后的匕首就向床榻之上的人刺去,只见朱聪一个翻身躲开麦铁杖的匕首。在一个翻滚来到挂放佩剑的位置,麦铁杖见这一击落空,脚尖一垫又向朱聪扑来。

朱聪拔出配剑横胸一挡,只听叮的一声响,麦铁杖的匕首刺到了朱聪的剑身。二人在大帐里面的打斗声也惊动了外面巡逻的士兵,一队队士兵把大帐围住。士兵手中的火把照得周围如白昼,麦铁杖见状,知道已无退路了。如今之计只好擒贼先擒王了,抓住这敌将还可有一线生机。麦铁杖步伐轻盈,朱聪剑法也是高明。麦铁杖双臂虽有千斤之力,朱聪与他斗得有来有回,二人也是旗鼓相当。





突然朱聪一变招,一记海底捞月,随即手中宝剑挽出几个剑花,麦铁杖只见眼前全是剑影,分不出真假。突然手臂一吃痛,麦铁杖心里大惊,却是被朱聪的剑尖挑伤了。麦铁杖向后一退说道,想不到我麦铁杖今日会命丧于此。朱聪一听刺客叫麦铁杖,当即收了手中宝剑。对着麦铁杖说道,我当是谁,原来是盗王麦铁杖。我与你往日无怨,近日无仇,你为何要来行刺与我。

麦铁杖一听朱聪的话,心里暗想,不能说出我是隋军探子。凭借我在江南的名气,此刻大敌当前,朱聪最多也就是把我关押起来秋后算账。麦铁杖对着朱聪说道,我是与你无冤无仇,但是你助纣为虐。我听闻隋军即将渡江作战,说到底都是百姓遭殃,江南才刚经历一场大战,你们这样做还怎么让江南百姓生活。朱聪也被麦铁杖这一番话给震撼到了,一个小偷也为百姓着想起来了。

朱聪对着麦铁杖说道,隋主要我江南百姓北上迁移,我等反叛只不过是不愿意离开故土。麦铁杖随即闭上眼睛说道,今日我落入你手,要杀要剐我绝不含糊。朱聪刚听麦铁杖的一番话,想到这个贼骨头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。或许真如他所说,前来行刺的原因是不想再打仗。想到这里,朱聪不由得摇了摇头,心想这麦铁杖的想法也太过简单了。于是让左右把麦铁杖带下去关押起来,只因麦铁杖盗王的名声实在太大,朱聪特意安排了三十来个好手看管。

朱聪一直的不安,现在源头也找到了,终于是可以安心休息。这些士兵毕竟不是正规军,全是江南百姓临时组建的。快到天亮时,也是人们最为困乏的时候。麦铁杖趁守卫不注意,偷偷开了身上的锁,身影如鬼魅般在士兵之中穿梭。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,看押麦铁杖的士兵都被他杀死了。这番杀人也就是在电光火石之间,也就没有搞出什么大的动静。麦铁杖扒了一套军服穿上,大摇大摆的走出军营往江边走去。

麦铁杖从长江南岸游回了隋军大营,一上岸就连忙前往史万岁的大营,把敌军的军事布置图交给史万岁。大营之中的朱聪接到士兵来报,说昨晚的刺客杀了看押的士兵逃走了。朱聪不由得感叹道,果然是盗王,这么多人都还是让你逃走了。显然朱聪还不知道他在南岸的驻军情况已被史万岁掌握了。史万岁这边得到了叛军的情报后,立即下令让枕戈待旦的大军渡江作战。根据麦铁杖的地图所示,隋军前进的方向也是叛军最为薄弱的地方。

史万岁让买铁杖率领一小队人马,驾驶载有火油的小艇绕后烧毁敌军的战船。麦铁杖挑了几十个精通水性的士兵领命而去。临走时还不忘对张须陀说道,那贼将武艺高强,很是勇猛,张将军你可得小心了。张须陀目送麦铁杖走出大营,心里说道,此人一向不服输,这次估计是吃了大亏了。不然不会好心提醒我,我还是得小心应对了。

史万岁的大军来到江中,叛军见到密密麻麻的隋军战船,连忙鸣金告急。朱聪慌忙从大帐之中走出,命令弓箭手赶往隋军进攻方向压制隋军。正当叛军急忙往上游阻挡隋军之时,麦铁杖率领的小艇也急忙驶入叛军战船中。岸上的朱聪一转身,自家战船方向火光冲天,停泊在江中战船已被焚毁。



朱聪只好收拢大军阻挡隋军登陆,双方箭矢如蝗虫一般。奈何朱聪人力有限,根本无法阻挡史万岁的二十万大军登岸。沈玄的援兵迟迟不到,朱聪眼见抵挡不住,只好下令大军退回京口。叛军撤退到半路正巧遇到沈玄的援兵,听说长江失守,只好随败军回城。

史万岁大军成功登陆,兵锋直向京口而来。沈玄坐在大殿之中,听闻隋军已经兵临城下了,急得向热锅上的蚂蚁。如今也只好把希望寄托在朱聪身上了,希望朱聪凭借城池高大,加上自身勇猛来击退随军了。京口城外,隋军先锋张须陀横刀立马在讨战,朱聪布置好防御后点了五千士兵出城而来。

朱聪打马来到场中,张须陀见来将一身亮银甲,三十来岁,手中一杆铁方硕腰悬佩剑。还没等朱聪开口,张须陀便说道,来将可是朱莫问。朱聪笑道,正是本都督,隋将既知我名还不下马投降。张须陀道,贼将好大口气,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。朱聪见这隋将二十来岁,眉目之间英武不凡。对着张须陀说道,隋将通名免做无名之鬼。张须陀大笑道,你听好了,我乃隋主驾前,征南元帅坐下先锋官张须陀。

朱聪没听过,隋军伐陈时没有这号人物。朱聪一摆手中铁槊便向张须陀扎来,张须陀一转手中大刀,一招坏中抱月,挡开了朱聪的进攻。二人都是力大无穷,两人兵器相碰的瞬间,朱聪心里大惊,这隋将年纪轻轻却有如此神力。张须陀磕开朱聪的一击后,左手一拉刀柄,一式力劈华山想朱聪头上劈去。朱聪连忙横举武器,用了招举火烧天来挡,巨大的力道把二人手臂震得发麻。

转眼间二人已斗了四五十个回合,张须陀越战越勇,朱聪则是渐渐处于下风。沈玄坐在大殿中,听着士兵来回禀报外面的战况。当听闻朱聪不敌隋将的时候,沈玄却是坐不住了,连忙吩咐左右收拾行李就要逃走。沈玄的这一举动,让守卫京口的士兵瞬间没了士气,也都四散而逃。在城外苦战的朱聪还不知道怎么回事,只听后面士兵传来说沈玄逃跑了。

原本就处于下风的朱聪,被这一声给分了神,张须陀乘势一刀斩了朱聪。史万岁见张须陀斩了敌将,又见京口城士兵慌乱,立即下令大军进攻。朱聪带出来的五千士兵一股脑的向城内涌去,史万岁占据了京口城。史万岁一进城就抓了几个士兵问沈玄在哪里,士兵指向南门,说沈玄带着妻儿老小刚出城不久。





史万岁命令张须陀率领一千轻骑,前去捉拿沈玄。在家兵的护送下,沈玄领着一家老小行动不便,眼见隋军追来。沈玄心知今日已是难逃一死,然而在沈玄前进的方向,一支军队急忙赶来,看旗号是高智慧的援军。江南的世家大族反叛中,已高智慧实力最大,拥兵最多。高智慧拜蔡道人为军师,此人诡计多端,当听说隋军要渡江平乱。他就上书高智慧,说以沈玄的兵力完全抵挡不住隋军。何不助他一臂之力在长江上顶住隋军,唇亡齿寒的道理高智慧自然也是知道的。

就在沈玄即将逃到高智慧派来的援军中时,还是张须陀抢先一步。率领骑兵杀入了沈玄的逃难队伍,一阵厮杀下来,沈玄被张须陀斩于马下。高智慧派来的这股部队只是前锋,见沈玄已被杀,掉头就走了,撤退之快毫不拖泥带水。张须陀带着沈玄的首级前去见了史万岁,并把刚才叛军来援的事也说了一遍。史万岁让大军在京口原地休整三日,三日后便去讨伐高智慧。

高智慧的援军还是慢了一步,现在隋军顺利渡江,并且已经占领京口。下一步自然是向他高智慧而来,且看高智慧如何应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