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务热线:400-888-8888 欢迎访问麦氏宗亲联谊会官方网站!
大将军麦铁杖

麦铁杖:一个大字不识的江湖贼匪,变成后人供奉的隋朝名将!

发布时间:2022-10-19 17:02:58

生而知之者,上也。

学而知之者,次也。

困而学之,又其次也。

困而不学,民斯为下矣。

如果按照孔子的人才分级论,恐怕连他自己也算不上上等,但是不可否认这种人的存在,看似吊儿郎当却能触类旁通。

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先天秉性,后天学习相当于开导和约束,一旦那种人开始反思和醒悟,降服心猿意马定然精进神速。

生命历经一系列的无常际遇,先天特质会被后天情势浸染,坚守秉性被排除在主流之外,拥抱世俗又将面对顶级考验。

宠辱若惊,贵大患若身。



麦铁杖,你爸妈是干啥的?



先生站在讲台上拿着花名单,做入学新生父母的职业调查,里正的儿子刚被调到第一排,回头还冲着麦铁杖挤眉弄眼。



麦铁杖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,想说农民但是地已经卖完了,父母哪有活干就去哪打散工,嘟囔半天让先生感到不耐烦。



瞧你这名字起的,坐到最后一排去。



麦铁杖夹着布包朝后排走去,边走还边和相熟的玩伴拉扯,他们是一起撒尿和泥的发小,初入学堂尚且保有未泯童心。



先生低头在花名单上做备注,听见满堂哄笑声便抬头观望,麦铁杖正扑在同学身上捶打,理由是这个家伙伸腿绊自己。



一阵严厉呵斥声后复归平静,学堂里的发小将会逐渐剥离,先生在成绩和家境之间摇摆,人高马大的麦铁杖两不相沾。



之乎者也,讲的啥玩意?



迟到早退,旷课逃学。



麦铁杖脱得精光在河里玩水,饿了就跑去岸边地里偷吃的,上树掏鸟窝时旁边还没有人,等到下来发现自己被包围了。



先生望着学生好像视如空气,麦老爹脸色铁青地走了过来,他抡起那双布满粗茧的大手,狠狠地朝着儿子的小脸扇去。



老子省吃俭用供你读书,你特娘的咋不知道上进!



麦铁杖回到枯燥乏味的学堂,两只手捂着腮帮子闷不出声,先生又在讲台上点名批评他,惹得后排的学渣区阵阵哄笑。



麦铁杖压根就没有往心里去,他对这种场面已经习以为常,看见前排的好哥们笑得最欢,悄悄探下身体朝前就是一脚。



放学之后蹲在路边打牌耍钱,没钱了逮住路过的同学索要,名声随着劣迹逐渐传扬开来,家长们告诫孩子别和他交往。



道分阴阳,德论善恶。



麦铁杖,被学堂开除了。



读书是最为简单的上升途径,但是总会有人天性不好读书,麦老爹望着浑不在意的儿子,仿佛看到了下苦谋生的未来。



年龄相当的孩子们起早贪黑,想用书本铺出一条康庄大道,麦铁杖同样也没机会睡懒觉,他的作息节奏和牲口差不多。



吃不了读书的苦,就得提前吃生活的苦。



不同的人眼里的苦也不一样,麦铁杖就觉得读书比打工苦,这个连名字都写不好的少年,耕田打渔反倒像是得心应手。



麦老爹见儿子干活很有窍道,至少说明天性并不比别人笨,虽然说读书读到头也要干活,却不知道怎么会多层优越感。



一个是通过后天学习往上走,但是会遮蔽天性越走越孤单,一个是强化先天秉性来发散,错失深度却在广度上有优势。



孰优孰劣,各有滋味。



骁勇有膂力,走及奔马。



里正的儿子成长的风流倜傥,带着京城来的同学踏青吟诗,打猎回家的麦铁杖看到发小,搓干手心里的唾沫直冲过来。



一把手举起发小再来个熊抱,对方盯着他许久才认了出来,短暂惊喜过后不知说些什么,共同记忆的占比在逐年走低。



一个常年在外求学,一个多年在外打工。



麦铁杖邀请他们来家里做客,能说的只是学堂里的谁谁谁,发小和京城同学们聊的话题,他就算掰碎脑仁也听不大懂。



什么梁武帝崇佛的利弊得失,沈约瘦腰会不会创造新风口,建康城内环的房屋价值走向,陈霸先主政对投资有啥影响。



麦铁杖在大口吃肉大碗喝酒,跟不上节奏自然没办法插嘴,发小说记住内幕消息能致富,麦铁杖翻翻白眼说自己撒疼。



性疏诞使酒,好交游,重信义,每以渔猎为事,不治产业。



陈霸先,灭梁建陈。



麦铁杖的生活节奏没啥变化,他挣多少花多少没有啥储蓄,管谁上台也割不动他的韭菜,他隔三差五还偷别人的韭菜。



性情豪放结交各路江湖朋友,这些朋友动不动来家里聚餐,麦铁杖就像小时候勒索同学,揭不开锅了就跑去打家劫舍。



偷盗会上瘾的,不光来钱快还很刺激。



有产群体是规则内的优胜者,无产群体是规则外的游离者,一旦游离者形成了组织规模,有产群体就会变成抢掠对象。



这是自然和人为叠加的效应,麦铁杖的抢掠活动越搞越大,然而实力明显处于窃钩阶段,被广州刺史的小分队剿灭了。



广州刺史见过各种团伙类型,却没见过麦铁杖这么威武的,其他贼寇该杀的杀改判的判,将麦铁杖当成贡品送到京城。



一个被注销户口的盗贼首领,因为身强力壮而且相貌堂堂,一跃成为皇帝背后的执伞人,这得气死多少十年寒窗的人。



结聚为群盗,广州刺史俘之以献,没为官户,配执御伞。



吃喝不愁,贼心不改。



朝廷管吃管住还发两季工装,麦铁杖总觉得不如偷来得好,白天穿着礼仪服给皇帝撑伞,晚上换好夜行衣出去偷东西。



这家伙懂得兔子不吃窝边草,每晚跑到一百多里外去偷盗,兴致来了还会明火执仗硬抢,而且次日早晨准时打卡上班。



每罢朝后,行百馀里。

夜至南徐州,俞城而入,行光火劫盗。

旦还,及时仍又执伞。



有时候偷的东西不够买鞋钱,但是麦铁杖却好像乐此不疲,如此旺盛的精力干点啥不好,或许不同人眼中的好也不同。



就这样连续偷盗十几次之后,麦铁杖终于被主家认出来了,朝廷接到举报信认为是诬陷,麦铁杖常年无休都没请过假。



失主集体咬定是麦铁杖干的,朝廷不给说法就是包庇罪犯,尚书大人为了安抚民众情绪,稍动脑筋想出一个破案办法。



某天下班时宣布有紧急公务,谁能连夜送到徐州赏赐百金,麦铁杖以为露脸的机会来了,站出来说自己绝对不会误事。



送完公文回到京城天还没亮,没有赏金只看到铁青的脸色,麦铁杖终究玩不过动脑子的,幸好陈后主出面没有追究他。



惜其勇捷,诫而释之。



麦铁杖没事,南陈亡了。



贺若弼率领隋军隐藏江中,萧摩柯却被陈后主喊回去吃席,临走时盯着浩渺烟波心生忧虑(见秦岭一白.萧摩柯篇)。



这位末代皇帝像个文人雅士,处理政务像艺术创作般随性,无数个麦铁杖当作特事特办,汇聚起来腐蚀掉先祖的基业。



陈亡后,徙居清流县。



改朝换代往往是一场生死局,麦铁杖没有后天的条框约束,他顺从自己的本性亦或本能,机缘巧合下加入杨素的队伍。



杨素是傲世男儿的顶流人物,容貌体魄出众而且文武双全,他让麦铁杖去刺探江东敌情,至于怎么过长江自己想办法。



麦铁杖站在江岸边左右徘徊,拔了一大堆茅草编织出草环,戴在头上趁着夜色游向对面,水漫胸膛之后只听见心跳声。



夜浮渡江,觇贼中消息,具知还报。



很好,这活就交给你了。



每一次收获的战报准确无误,意味着下一次的风险会更高,杨素用顺手了逮着他使劲薅,直到麦铁杖被叛军给薅住了。



三十个军士押着他去见老大,麦铁杖浑身湿透还头戴草环,一位士卒看着他可怜兮兮的,递来饭食并解开手上的绳索。



恩生于害,害生于恩。



麦铁杖一边低着头假装吃饭,一边伺机抢夺士卒手里的刀,自己的性命会是他们的功劳,他们的性命也是自己的功劳。



瞅准机会凭借高大身形暴起,麦铁杖撞倒对方抢夺过佩刀,一刀割断绳索弄得满手鲜血,一刀砍向给自己送饭的士卒。



敌我关系属于最残酷的规则,宁可谨慎百倍不敢松懈半分,后天慈悯之心对决先天本性,真正能够胜出的概率非常低。



麦铁杖接连干掉三十个军士,还割下鼻子便于领计件工资,不知道面对那位送饭的士卒,他的内心是否有过片刻犹豫?



卫者憩食,哀其馁,解手以给其餐。

铁杖取贼刀,乱斩卫者,杀之皆尽。

悉割其鼻,怀之以归。



叛乱平定,论功行赏。



麦铁杖搞到很多有用的情报,反杀求生的事迹更让人称奇,然而杨素誊写的战功花名单,从头到尾没有麦铁杖的名字。



眼看着其他战友们升职加薪,麦铁杖也不敢找杨素要说法,他大步流星追赶杨素的马车,让领导吃饭睡觉都能看到他。



后叙战勋,不及铁杖。

遇素驰驿归于京师,铁杖步追之,每夜则同宿。

素见而悟,特奏授仪同三司。



杨素将他的名字加进花名单,朝廷也赏赐仪同三司的称号,但随后以麦铁杖没文化为由,让他回老家去享受基层生活。



麦铁杖路过书声嘹亮的学堂,昔日种种过往逐渐浮上心头,那个调皮捣蛋被开除的学生,成为建校以来混得最好的人。



一阵阵秋风吹拂着漫天黄叶,谁在乎泛绿之时想飘向何处,一个个少年许下的宏图愿景,年过半百之后又有几人记得?



生命历程好像充满着随机性,有人机关算尽却是苦苦不得,有人随遇而安却能事事顺当,后天修饰和先天本性怎么选?



麦铁杖,好像想通些什么了。



成阳公李彻称其骁武,征至京师。



开皇十六年,除车骑将军。

从杨素北征突厥,加上开府。

汉王谅反于并州,每战先登,进位柱国。



麦铁杖仿佛像是天生的战将,凭借着一场场战功加官进爵,他不管杨坚或者杨广谁当家,只知道皇帝说揍谁就去揍谁。



他调任莱州刺史看不懂公文,任期内没有能拿出手的业绩,转任汝南太守之后学习法令,文武叠加扫清境内盗匪贼寇。



后转汝南太守,稍习法令,群盗屏迹。



麦铁杖逐渐向后天修饰靠近,治理一方不同于战场的冲杀,武力镇压解决不了盗匪根源,毕竟自己就是盗匪头目出身。



一系列举措治理得井井有条,依然有人拿文化水平低说事,麦铁杖改变先天本性的讷言,在朝堂上怼人都显得很幽默。



一年一度的工作总结大会上,考功郎窦威瞧不起这个武夫,没有实质性槽点拿姓氏开刀,说怎么会有麦这么怪异的姓。



麦铁杖没有撸起袖子冲过去,而是笑着说麦豆两物很常见,言下之意你这姓豆的哪来的优越感(麦豆不殊,那忽相怪)。



威赧然,无以应之,时人以为敏慧。



除右屯卫大将军,帝待之逾密。



麦铁杖逐渐走进皇帝的视野,或许是杨广觉得他身强根浅,这位文武双全的帝王很敏慧,然而敏慧过头就是刚愎自用。



杨素病重之后也不按时吃药,在京城里挥霍无度不惧流言,这位功高震天响的关陇贵族,换来了勉强算是善终的结局。



隋炀帝用一系列隆重的追赠,遮掩内心猜忌强化外在示范,麦铁杖大概看透了顶级规则,后天情势却已浸染先天特质。



铁杖自以荷恩深重,每怀竭命之志。



隋炀帝发兵百万攻打高句丽,没想到在辽东被人家打趴了,杨素的儿子杨玄感左右徘徊,思前想后着要不要趁机造反。



大隋丢掉的面子必须捡回来,麦铁杖挺身而出请求做先锋,随行的军医在收拾药材器具,麦铁杖默默盯着他没有说话。



一轮圆月高高悬挂在天际间,照不亮星罗密布的军营帐篷,麦铁杖看着一袋袋草药装车,也不知冲自己还是士卒吼道。



大丈夫性命自有所在,岂能艾炷灸頞,瓜蒂喷鼻,治黄不差,而卧死兒女手中乎?



辽河,静静地流淌着。



麦铁杖一件又一件穿好盔甲,让儿子把自己的战刀取过来,他看见儿子脸上担忧的神情,营帐之外的豪气逐渐消散了。



他告诉儿子咱们家蒙受皇恩,现在是自己还账的时候到了,此番战死沙场必定泽及儿孙,只希望他们将忠孝牢记心间。



吾荷国恩,今是死日,我既被杀,尔当富贵,唯诚与孝,尔其勉之。



麦铁杖仿佛看到儿子的未来,远远比父亲看待他更为准确,父辈好像都是在为儿孙铺路,却各自囿于层级见识的约束。



如果他只是遵循着先天本性,或许会像陈亡之后改换阵营,或许能像被俘之后反杀叛军,甚至像杨玄感那样屯兵自立。



如今后天与先天融合出特性,无关领导道德总该知恩图报,麦铁杖要的更像是一种体面,上至隋朝皇帝下至家族老幼。



秦岭一白带着土蜂蜜来访,等待半天才见到了麦铁杖。



麦铁杖:你怎么来了?

一白:晚点就没机会了。

麦铁杖:哈哈,死定了啊。

一白:嗯,你在后世有庙的。

麦铁杖:说来真有些惭愧。

一白:你当得上传奇人物。

麦铁杖:别整虚词了,我忙着呢。

一白:天性通透,此生可有憾事?

麦铁杖:肆意随性,不亏不欠。

一白:送饭的那位士卒呢?

麦铁杖:生死关头,不容有失。

一白:果然是干大事的人啊。

麦铁杖:今日就一并偿还吧...

一白:来,喝杯土蜂蜜水。



因缘际会,又有谁能说得清呢?



及济,桥未成,去东岸尚数丈,贼大至。



麦铁杖高高举起手中的战刀,怒吼着跳进河里朝岸上奔去,滔滔辽水比起江水更为冰冷,头戴草环的小卒已成为主将。



一具具隋军的躯体相继跌倒,麦铁杖同样战死在乱刀之下,他的双手牢牢攥着大隋旗帜,仿佛宣示着最后一刻的体面。



隋炀帝赎回了麦铁杖的尸首,当场痛哭流涕交代风光大葬,这位先天聪慧的皇位逆袭者,能否抵挡住后天权欲的吞噬?



下诏曰:

铁杖志气骁果,夙著勋庸,陪麾问罪,先登陷阵,节高义烈,身殒功存。

兴言至诚,追怀伤悼,宜赉殊荣,用彰饰德。

可赠光禄大夫、宿国公。

谥曰武烈。



五年后,隋朝亡了。